首頁>政策>基本信息公開>統計信息>統計分析

同花顺配资:2020年一季度三亞農村居民收支情況分析

【字體: 打印
股票配资风险专业杨方配资平台 www.825187.tw 2020-05-11 17:20:00 國家統計局三亞調查隊

農民收入增速回落 實現翻番目標亟需加力

——2020年一季度三亞農村居民收支情況分析

新冠疫情發生后,三亞市委市政府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積極采取嚴格的防控措施,疫情逐步得到有效控制。面對農民增收嚴峻形勢,市委市政府統籌抓好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及時出臺《三亞市冬季瓜果蔬菜產銷扶持政策措施》等,促進農產品銷售,盡可能降低疫情對我市農民收入的影響。總體上看,一季度三亞農民經受住了新冠疫情的沖擊,收入平穩增長,但物價指數高位運行,如期實現收入翻番目標仍需加力。

一、一季度三亞農民收入特點

2020年一季度,三亞農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以下簡稱農民收入)5407元,同比增長0.1%,與上年同期相比增速回落了7.4個百分點,扣除物價因素,實際下降5.4%。

(一)從收入情況看,優于全省和全國平均水平。

從收入水平來看,一季度三亞農民收入5407元,絕對值在全省18個市縣中排名第一,高于全省平均水平(3964元)1443元,高于全國平均水平(4641元)766元。

從收入增速來看,一季度三亞農民收入增長0.1%,增速在全省18個市縣中排名第三,快于全省平均水平(-2.3%)2.4個百分點,低于全國平均水平(0.9%)0.8個百分點。

(二)從收入結構看,四大項收入兩穩兩降。

從收入四大項來看,經營凈收入和轉移凈收入平穩增長,工資性收入和財產凈收入略微下降,呈兩穩兩降態勢。

1.工資性收入負增長。受疫情影響,一季度外出務工人員從業總時間減少,同時返鄉待業人員較大幅度增加,是農民工資收入下降0.5%的主要原因。

2.經營凈收入正增長。受疫情影響,除商場、醫療衛生等行業外,其他非農經營基本停擺,交通運輸受阻給農產品銷售和運輸帶來不便,但由于疫情前冬季瓜菜和熱帶水果行情較好,加之疫情期間市政府積極通過市長直播帶貨等方式推銷農副產品,農業經營收入整體平穩,一季度三亞農民經營凈收入同比提高0.6個百分點。

3.財產凈收入小幅下降。外來農民工返回三亞時間推遲,郊區農村房屋出租率降低,導致財產性收入降低。一季度,財產凈收入449元,同比下降0.2%。

4.轉移凈收入受疫情影響小。主要得益于離退休金和養老金的調整增加與補發,轉移凈收入平穩增長,達到887元,同比增長0.3%。

表1 一季度三亞農民收入結構表


(三)從增收趨勢看,收入增速逐年回落。

自2014年以來,一季度農民收入增速放緩,呈震蕩性回落態勢。2014年至2019年,收入增速由2014年的13.2%回落至2019年的7.5%,年均回落1.1個百分點,而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影響,回落速度加快,回落7.4個百分點。


圖1 2014年以來歷年一季度農民收入增速變化圖

(四)從經濟同步情況看,收入實際增速與GDP增速基本同步。

2020年一季度,三亞農村居民收入實際下降5.4%,高于同期GDP增速2.5個百分點。從2017年以來各季度經濟同步情況來看,農民收入實際增速與GDP增速基本同步,大致分為“趨同”期和“交替”期。2017年一季度至2018年全年,三亞農民收入實際增速與同期GDP增速總體相近性趨勢明顯,趨于正向同步。2019年一季度至今,三亞農民收入實際增速與同期GDP增速總體呈互進性態勢,趨于交替同步。


圖2 2017年以來三亞農民收入實際增速與GDP增速對比圖

二、一季度農民消費支出情況

受疫情影響,農村消費需求釋放不足,家庭消費支出現負增長。一季度,三亞農民人均消費支出4031元,比上年同期減少74元,同比下降1.8%。

(一)八大類消費“五升三降”。

從生活消費分項支出構成來看,八大類消費呈現“五升三降”的態勢。其中,增長最快的是食品煙酒支出,同比增長4.6%,其次是衣著、醫療保健、居住、交通通信,分別增長了3.5%、2.9%、1.5%、0.3%。教育文化娛樂、生活用品及服務、其他用品和服務分別下降了31.2%、9.0%、5.8%。

(二)農村消費需求釋放不足。

一是雖然農村居民消費結構不斷調整,但生存型消費占比仍然較大,食品煙酒支出和衣著支出占消費支出的比重合計為50.4%,傳統消費需求的特征比較明顯。二是受疫情防控影響,交通出行不便,學校延遲開學,非農經營基本停擺。一季度,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娛樂等發展型消費占比下降3.1個百分點,農村消費需求釋放不足。

三、上半年農民收入面臨的問題

(一)上半年三亞農民收入存下跌風險。

一季度,工資性收入和經營凈收入占三亞農民收入的75.3%。一方面,受疫情影響,本地非農務工和外出從業人員的從業時間與從業總收入雙雙下降,截至四月底外出從業人員尚未全部復工復產,已復工復產從業人員月收入不同程度減少,工資性收入有持續性下降趨勢。另一方面,一產經營收入仍然是農民經營性收入的主要組成部分。冬季瓜菜和以芒果為主的熱帶水果上市時間主要集中在第一季度,二三四季度缺乏強有力的農業經營增收點,經營收入增長乏力。預計上半年三亞農民收入增速可能出現負增長,有下跌風險。

(二)消費者價格指數高位運行,收入翻番目標面臨考驗。

以2010年三亞農民收入為基數,按照可比價計算,扣除物價指數后,2019年三亞農民收入13113元。按照全年物價指數調控目標3.5%來算,要實現收入翻番目標,2020年全年農民收入增速需在5.5%以上,然而一季度農民收入增速僅0.1%,且受疫情持續影響有下跌風險。同時,近三年來物價指數長期高位運行,特別是2020年一季度三亞物價指數同比上漲5.8%,突破全年調控目標,嚴重拉低農民收入實際增速,導致農民收入增速實際下跌5.4%,農民收入翻番目標面臨考驗,急需短期有效的增收動能。

四、意見建議

(一)圍繞轉移就業服務,促進農民工工資收入增長。

工資性收入作為農民收入的重要組成部分,增收潛力巨大,應進一步加強農村勞動力轉移就業工作,積極推進農民工公共就業信息服務平臺建設,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將更多的農村勞動力從傳統的以家庭農業種植為生的經營模式中釋放出來,轉以收入更穩定高效的務工收入為主,有效促進工資性收入增長。

(二)深化農旅融合發展,促進農民經營性收入增長。

結合鄉村振興戰略和全域旅游政策,深化農旅融合發展,整合農村土地資源和環境資源,改變個體經營和雪花狀分散經營現狀,強化政府引導職能,推動同類型農旅產業品牌成片式集團化發展,增強市場競爭力和可持續性,帶動相關農民農業經營和非農經營齊增長。

(三)推進農村體制改革,促進農民財產性收入增長。

加快完成農村土地確權和農村土地流轉平臺的搭建使用,推進農村體制機制改革,由政府牽頭,引進外來農業公司承包農村土地開展經營活動,在吸納本地農村勞動力就業的同時有效拉動農民財產性收入增長。

(四)加大轉移支付力度,促進農民轉移性收入增長。

以轉移支付為杠桿,加大農業保險補貼扶持,擴大農副產品保險覆蓋范圍,降低農業種植風險。同時加大惠農助農補貼力度,有效利用轉移支付手段促進農民轉移性收入增長。

(五)釋放農民消費需求,促進消費結構升級。

千方百計增加農民收入,從而提高消費積極性。鼓勵農民轉變消費觀念,適度提前消費,逐步釋放疫情期間的消費需求。在此基礎上,進一步加強農村消費基礎設施建設,鼓勵企業和個人在政府引導下積極開拓農村消費市場,加快農村電商和物流體系建設,加強農村配送“最后一公里”的有效銜接,提升農民網絡消費積極性,推動農村消費結構升級。


相關稿件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ganrao}